德国U21队换帅换新锋线球

德国国家队和国际比赛周U21队在某种意义上实现了上帝的同步:第一场比赛在主场只有一个进球,第二场比赛在客场进了4个进球。不同的是,U21队在两场欧洲预赛中都比国家队进了一个球(当然,他们也丢了一个球)。首先,他们以3-2逆转以色列(国家队以2-1逆转罗马尼亚),然后以5-1横扫匈牙利(国家队以4-0击败北马其顿),并在欧洲预赛开始时连续四场获胜。迪萨尔沃任内的第二场比赛,不同于两次落后,第88分钟扳平2-2,第90分钟夺冠,U赢得21队相当开心。而年仅19岁的弗赖堡边锋凯文沙德更是大放异彩,一人独造4球。

虽说迪萨尔沃给昆茨当了5年助手,他个人也强调,昆茨任内的一切决定其实都是教练组的共同决定,即迪萨尔沃也是决策人之一,理论上这次换帅不会改变德国U21队的发展方向,但从细节来看,新官上任的迪萨尔沃还是立即贯彻了自己的想法。除了第一份大名单,还招募了6名新人(后来穆科科肌肉受伤,马西莫新冠肺炎阳性退出,U多特蒙德边锋克瑙夫被调到20队,也就是说,总共有7名新人报到了),在选择阵容时与上个月明显不同。

在9月的两场比赛中,昆茨先后使用了442菱形中场和433阵型,而迪萨尔沃的首选阵型是4231。然而,在与以色列的第一场比赛中,首发前腰马利克蒂尔曼在比赛开始后不久就向前移动,与舒拉诺夫组成了双前锋,阵型实际上变成了442。在对阵匈牙利的比赛中,汤姆克劳斯在第59分钟换下了舒拉诺夫,阵型立刻变成了433。这种临场变阵的灵活性已经体现了迪萨尔沃的执教风格。

另一个更能体现迪萨尔沃执教风格的战术安排是,他立即委托两位新人沙德和马利克蒂尔曼,并迅速创造了一个致命的前场组合。来自德国纽伦堡的乌克兰后裔舒拉诺夫是中锋的第一个候选人,拜仁的蒂尔曼在他身后游泳,在科特布斯和弗莱堡接受青年训练的沙德是右边锋,队长布尔卡特在左边。在匈牙利第一次世界大战变成433后,布尔卡特改为中锋,蒂尔曼和沙德一左一右。

虽然四人组虽然是第一次联手出场,但很快就达成了默契,不仅打出了很多精彩的配合,还在两场比赛中多达8个进球。蒂尔曼、沙德和布尔卡特分别与以色列进了三个球。在与匈牙利的第一场比赛中,沙德进了两球,助攻蒂尔曼进了第二个球,替补克劳斯进了第四个球,而舒拉诺夫得到了一个幸运的处子球——另一个后卫在他的脚上折射进球。

最具代表性的进球是与匈牙利的第二个进球。当时,布尔卡特接到施蒂勒的左肋骨直塞后,加速插入禁区左侧。在吸引沃尔尤的防守后,他轻轻地回击。舒拉诺夫停下来后,他在失去平衡之前横向拨打了两个包。沙德点球点附近轻轻地回去了。蒂尔曼停下来,向右闪开角度,右脚在12米外射入球门右侧-前场四人组,每个人都参加了比赛。这种进攻方式与穆科科在阵容中基本上独自杂耍,队友围观形成鲜明对比。这种进攻方式显然更专业,不再是青年队的比赛风格。

四人组不仅更注重团队合作,而且四名球员各有特色。如果你今年参加了U21欧青赛队长布尔卡特已经通过了过去两年的德甲和德甲U21队的比赛展现了自己的特点和潜力,那么3张新面孔则是通过这2场比赛给球迷留下了新鲜与深刻的印象。

身高1.舒拉诺夫84米,体重83公斤,能像传统中锋一样稳稳地背着球和球。对于以色列的上半场,他在禁区前两名后卫背上拿球,造成了一场杀戮。前一次施蒂勒在门前飞行,后一次助攻蒂尔曼1-1扳平。此外,从乌克兰青年队跳槽的前锋有很好的门前抢点意识,能跑快攻,绝不只是站桩。经过两场比赛,他得到了一个进球和一次助攻,并参加了匈牙利的前两个进球。

舒拉诺夫出生于巴伐利亚州北部城市班贝格,2010年加入纽伦堡青年训练营。上赛季首次亮相后,他很快被年轻教练罗伯特克劳斯重用。他在德国B队14次出场,攻入5球,在本赛季最后2个月的9场比赛中攻入5球。自本赛季开始以来,舒拉诺夫在联赛9轮中首发5次,替补4次,并攻入2球。

2002年2月22日出生的舒拉诺夫实际上是德国U他曾代表乌克兰U17和U18支球队出场5次,进了5个球。在7月份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他说:我现在已经决定加入德国青年队了。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换句话说,舒拉诺夫将来仍然可能回到乌克兰的怀抱。

按照国际足联去年9月开始执行的更换足协的新规,一旦舒拉诺夫年满21周岁后代表德国(无论是U21队或国家队)在正式比赛中出场,他无法更换国家队。如果他代表德国参加2023年U乌克兰将不再有机会参加21欧青赛决赛。就像参加今年一样U卢卡斯恩梅沙(有尼日利亚血统)、默吉姆贝里沙(科索沃后裔)或萨利赫厄兹詹(土耳其后裔)已经21岁了,不可能转会到其他国家队。

正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我参加了今年U马特奥克利莫维奇在21欧洲青年没有入选德国U21队。阿根廷著名球星迭戈克利莫维奇的儿子在7月21岁时代表德国U如果21队参加正式比赛,他将完全失去未来代表阿根廷国家队的机会。斯图加特新星仍然希望参加他的祖国(这个想法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所以他要求德国足协给他时间去考虑。

舒拉诺夫的两位锋线搭档——沙德和蒂尔曼,其实同样存在这方面的“危险”。沙德的父亲是尼日利亚人,蒂尔曼的父亲则是美国人,其中蒂尔曼还曾在2016年代表美国U15队出场两次。沙德和蒂尔曼只有19岁,要等到欧青赛决赛上演才能确认国家队的最终归属。

沙德和蒂尔曼无疑是这个国际比赛周的两大赢家。上个月,他们仍然代表U20支球队。迪萨尔沃一上任就迫不及待地想提高他们。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沙德在对以色列的比赛中第88分钟以2-2扳平了头锤,并在与匈牙利的第一场比赛中进了4个球。两场比赛被公认为最佳球员。

沙德在右边的快速、灵巧、坚决的一对一突破,加上他的爆炸头,让人想起了他在沙尔克04首次亮相时的勒鲁瓦萨内。但与萨内相比,沙德的脚并不那么花哨,但他的力量更强大,接受左路起球的点头更令人印象深刻。弗莱堡教练施特莱希说:他速度快,头球强,弹跳力强。

沙德出生在波茨坦,在科特布斯接受了四年的青年训练,直到2018年才加入弗赖堡,并在今年夏天与另外五个朋友——阿图博卢、埃泽奎姆、西尔迪亚、魏斯豪普特和尼尚布尔卡特一起加入了职业球队。在德甲主场2-1击败多特蒙德的第二轮比赛中,沙德在第71分钟替补出场。他以速度生吃拉斐尔格雷罗,导致葡萄牙国际球员被迫铲进行战术犯规,立即给球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第五轮访问美因茨05时,他首次作为左边锋首发,现在U队友布尔卡特正面交锋。相信经历这两场比赛U比赛结束后,主边锋沙德也可以担任中锋,回到弗赖堡后会有更强的自信和竞争力。

蒂尔曼也能在前场扮演多个角色,从中锋到10到8。这位成熟的拜仁新星出生在纽伦堡,2015年夏天从菲尔特转会到拜仁,从U15队开始是德国青年队的常客。早在2019/20赛季冬歇期,他就在2-5输给纽伦堡的热身赛中替补出场,最后一场前头球进球。

但上赛季,蒂尔曼遭受了十字韧带撕裂的严重打击,前途一度蒙上阴影。幸运的是,他在受伤后恢复得很快。拜仁四场季前热身赛,他每场都有机会上场。12:0横扫梅子SV在德国杯第一轮补赛中,蒂尔曼在中场休息后替换了托马斯穆勒。下半场开始后不到2分钟,他在禁区内断球,职业球队在首场比赛中打开了进球账户。而首次入选德国U在21队之前,他刚刚签下了第一份职业合同,有效期为2024年夏天。

和纳格尔斯曼一样,迪萨尔沃也倾向于把主中锋蒂尔曼放在10号位置。在这两场欧洲预赛之后,蒂尔曼充分展示了他的技术特点。他不仅可以在禁区内完成摆脱后的进球(两个进球都是在禁区中央摆脱防守后的右脚射门),还可以游到边线或撤退,通过磁带进攻,还可以发送一些富有想象力的倒数第二或最后一个传球。在与匈牙利的一战中,他在禁区前沿的挑传令人印象深刻。

由于拥有1.蒂尔曼身高86米,空战能力也不错。对以色列来说,是他在禁区中央接沙德的斜吊,头球助攻布尔卡特第90分钟获胜。蒂尔曼在球队获得前场任意球时仍然是罚球手。在与以色列的第一场比赛开始时,他的左任意球几乎在助攻沙德后点头,但被柱子拒绝了。

总之,蒂尔曼是一个身体状况和技术能力相当全面的攻击者。迪萨尔沃说:我知道他是个超级天才,所以我非常渴望他报到。他此前也在U20队打了两场出色的比赛。然而,根据职业比赛的标准,蒂尔曼的上肢仍然有点薄,打中锋会更困难。因此,在这个阶段打10号位置或边锋更有利于他扬长避短。经历成功的U21队首次亮相后,这位害羞但自信的年轻人期待着尽快在拜仁上演德甲处子秀。我在等待我的机会,然后我会尽力抓住它。”

“体坛 是体育传媒集团旗下《体育周报》和众多体育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该平台汇集了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权威一手体育信息和深度观点, 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